民间投资大有潜力可挖
时间:2018-09-04
 

 

民间投资大有潜力可挖

 

今年以来我国民间投资持续加快增长,但仍存体制机制障碍,专家认为——
民间投资大有潜力可挖

 今年以来,我国民间投资各月累计增速均快于去年同期,民间投资活力有所增强。同时,国务院常务会议明确支持民间资本控股,民间资本在项目实施过程中有了更大的发挥空间和动力,这将进一步激发民间投资活力。随着民间投资平稳持续增长,将成为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的重要抓手——

国家统计局不久前公布的数据显示,今年前7个月,民间投资同比增长8.8%,增速比上半年提高0.4个百分点,比去年同期高1.9个百分点。

今年以来,我国民间投资各月累计增速均快于去年同期,民间投资活力有所增强。有关专家表示,民间投资增速快于全国固定资产投资,与营商环境改善、新兴投资领域大量涌现等因素密切相关。民间投资的平稳持续增长,将成为推动经济继续稳中向好、高质量发展的重要抓手。

民间投资快速增长

今年以来,各月份民间投资累计增速均高于全部投资,领先优势逐月加大。一季度、上半年和前7个月民间投资增速分别比全部投资高1.4个、2.4个和3.3个百分点。

各省份上半年经济运行数据也表明民间投资活力不断增强。例如,上半年天津市民间投资虽然同比下降3.9%,但降幅比一季度收窄了20.2个百分点;青海固定资产投资虽然同比下降2.6%,但民间投资同比增长18.5%;江苏省民间投资同比增长11.5%,增速比去年同期提高4.5个百分点,占全部投资的比重由去年同期的67.7%上升到71.7%;安徽固定资产投资增长11.8%,其中民间投资同比增长18.7%,比去年同期提高11.9个百分点;广西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11.5%,其中民间投资同比增长14.8%。

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刘学智分析说,今年以来我国民间投资平稳增长,主要由于制造业和房地产投资增长有所加快。一方面,商品房库存出清带动了房地产投资增长。另一方面,高质量供给体系的建设推动了制造业投资增长。

“从短期来看,企业盈利的改善和预期企稳是引导民间投资扩张的重要动力。”工银国际首席经济学家程实表示,过去两年,民间投资增速明显放缓,直接原因在于预期的不确定和投资回报率下降。同时,各地过去在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时大量做“减法”,加速推动落后产能退出,对传统领域的投资形成了制约。随着我国迈向高质量发展,要打造高质量的供给体系,就需要依靠投资做“加法”,这也必然会带动投资增长。

苏宁金融研究院宏观经济中心主任、高级研究员黄志龙告诉记者,当前新产业、新经济领域、高端制造、服务业等领域的投资回报率仍然保持高位,这些领域是本轮民间投资的重要方向和领域。同时,各级政府持续推进简政放权和“放管服”改革,营商环境进一步改善,准入门槛明显降低,有力地支撑了民间投资增长。

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总经济师徐洪才也表示,近年来我国“放管服”改革持续深化,各地纷纷开展“最多跑一次”改革,促进了营商环境明显改善,进一步激发了全社会创新创业的热情,为民间投资的增长创造了有利环境。

“今年以来,我国传统产业转型升级进一步加快,制造业领域技术改造的力度进一步加大;旅游、文化、信息、养老、健康、体育等新兴消费领域的市场需求快速扩张;汽车、住房等传统消费领域热度不减。需求的增加也为民间投资增长创造了空间。”徐洪才说。

积极支持民资控股

为进一步破除民间投资和民营经济发展障碍,激发经济活力和动力,7月23日和8月16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围绕民间投资相关问题作出了研究和部署。

7月23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,要在交通、油气、电信等领域推介一批以民间投资为主、投资回报机制明确、商业潜力大的项目。

8月16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明确,要下更大力气降低民间资本进入重点领域的门槛。聚焦补短板、扩内需、稳就业,在环保、交通能源、社会事业等方面,向民间资本集中推介一大批商业潜力大、投资回报机制明确的项目,积极支持民间资本控股。

“民间投资问题表面上看是投资活力不足问题,实际上是缺乏投资收益高、风险可控、回报周期适中的项目投资机会。”刘学智说,民间投资存在明显的趋利性,目前我国处于经济结构转型过程,像过去那样粗放式投资就能赚大钱的日子一去不复返,这是影响民间投资积极性的关键。通过深化改革向民间资本集中推介一大批商业潜力大、投资回报机制明确的项目,将为民间资本创造新的投资空间,提升投资积极性。

“积极支持民间资本控股,这对于提高民间投资积极性意义重大。”徐洪才表示,过去国家鼓励民间资本参与PPP项目投资,但民间资本的角色是参股小股东。国务院常务会议明确支持民间资本控股,民间资本在项目实施过程中有更大的发挥空间,可以更加积极地降低运营成本,提升潜在的投资回报。

黄志龙认为,无论是在近三年来中央和地方力推的PPP项目还是国有企业混合所有制改革中,民间资本始终处于相对弱势地位,民间资本只是扮演着PPP项目、国企混改出资人的角色,真正商业潜力大、投资回报高且投资回报机制明确的项目,民间资本参与的难度却很大,这一现状也是民间投资参与国企混改、PPP项目积极性和意愿不高的主要原因。积极支持民间资本控股,有利于从根本上改变这一现状,激活民间资本参与PPP项目和国企混改、有稳定投资回报预期的基建项目的积极性。

调动民间投资积极性

一直以来,民间投资在中国经济增长中扮演着十分重要的角色。要发挥好投资补短板的关键作用,同样离不开调动民间投资的积极性,需要以改革之力、创新之举激发民间投资活力,使其成为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的重要引擎。

刘学智表示,民间投资更具有市场化特征,当市场环境好的时候,投资增速往往较高,投资积极性也较高。因此,塑造良好的市场环境极为重要。一方面,要推动新产业、新领域发展,创造新的市场投资机会;另一方面,要继续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“放管服”改革,推进更多行业向民间资本开放。

刘学智建议,要推进减税降费,降低企业税费负担,清理规范行政事业性收费,下调增值税率,研究降低企业综合性税负的可行性改革方案,帮助企业降低融资成本、用能成本。要挖掘潜力提质增效,促进企业转型升级;鼓励民营企业加大研发投入和技术升级,为企业转型升级提供税收优惠;深化产学研一体化改革,将最新科研成果在民营企业得以实际运用,提高科研成果转化率和企业产品附加值。

“深化投资领域的‘放管服’改革,明确投资回报机制是调动民间投资积极性的关键。”程实表示,当前深化改革还需要关注由于上游垄断所带来的原材料价格扭曲,以及金融去杠杆节奏对于民营企业融资的影响,包括房租、劳动力、环保在内的非税成本的上升,广义公共部门主动扩大投资带来的挤出效应等问题。

黄志龙建议,调动民间投资积极性,可预期的稳定收益既来自于项目自身的投资收益,也取决于民间资本、民营企业的各项成本,当前最为关键的举措在于两方面:一是解决民营企业融资难、融资贵的问题,可借鉴国家对小微企业融资的支持政策,考虑将国有金融机构对民营企业融资的比例设定考核指标;二是切实减税降费,切实减轻企业税费负担。

徐洪才也指出,要调动民间投资的积极性,首先要继续减税降负,加快“放管服”改革,帮助实体经济降低运营成本;其次,要鼓励创新,对于代表未来发展方向的新兴产业给予必要的政策扶持;再次是要通过机制创新,打通金融与实体经济之间的传导机制,提高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和意愿,帮助民营企业解决融资难,融资贵问题。

 

来源: 经济日报

Copyright ©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编号:冀ICP备13016076号
主办:河北省财政厅政府与社会资本合作管理处 技术支持:河北省财政厅信息中心

冀公网安备 13010502001691号